诸城在线,诸城新闻网,诸城信息网,诸城信息港,诸城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诸城地图 >

谁该留在云南临沧南滚河的地图上

时间:2018-03-16 14:1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41.com
新浪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国内新闻 > 中国青年报 > 正文 手机短信息传情 您还可以通过 新浪点点通软件 摩托罗拉6188手机 **立信R380sc手机 西门子3518i手机 浏览新浪网新闻 谁该留在云南临沧南滚河的地图上 2001年02月14日11:45 中国青年报 人与动物的领地该


新浪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国内新闻 > 中国青年报 > 正文

手机短信息传情

您还可以通过

新浪点点通软件

摩托罗拉6188手机

**立信R380sc手机

西门子3518i手机

浏览新浪网新闻



谁该留在云南临沧南滚河的地图上 2001年02月14日11:45 中国青年报

  人与动物的领地该如何分配

  去年秋天,我来到云南省临沧地区沧源佤族自治县班洪、班老乡的国家级南滚河自然保护区,这里曾被说成是野生动物成灾、四处糟蹋庄稼的可怖之地,这让我非常好奇。

  然而一路看过后,证实“成灾”之说纯属天方夜谭。

  过去,班洪、班老一带佤族保持着传统的动物崇拜,狩猎前有种种仪式。他们尊称大象为“达”(佤语对老人的敬称),认为象进寨子非常吉利,在路上见到大象粪便甚至要用帽子盖上后磕头。解放后,排斥民间信仰,使民众放弃了传统思想和习俗。从1966-1971年就猎杀野象37头。当地驻军也曾帮助农民猎杀野象。

  保护区里目前的野象只有十几头,这个数目理论上是无**恢复种群的。在保护区活动的孟加拉虎估计有5到6只。1984年,还曾有人见到一头成年孟加拉虎与水牛激战,双双战死在岩石上,两具尸体遍体鳞伤。保护区的孟加拉虎先后有5头被猎杀。最后一次是1988年。90年代,老虎在保护区已难觅踪影。由于周边缓冲地带过度开发,老虎活动范围受到极度限**,食源得不到保证,于是屡屡发生老虎袭击耕牛的事件。

  对野生动物踩踏、啃食庄稼、咬死耕牛的现象,按《野生动物保护**》,当地政府应给予受损失的农户以补偿。可沧源县属国家级贫困县,财政无力做到这一点,补偿费只能由保护区支付。补偿是很低的,稻谷**0.34元;虎豹咬死黄牛赔50元,水牛70元。但就是这点补偿,1998年以来就从未向农民支付过。村民们怨气很大,他们把保护区和野生动物看成了“敌人”。

  保护区管理处李永杰副处长说,南滚河虽属国家级保护区,但经费上却没有享受到国家级待遇。近两年经费经常下拨得很晚,每年要到10月才能拿到钱,总是入不敷出。李还强调,如果在部分地区恢复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,周边干旱谷地轮歇,5年种一季,这样不仅一年只补偿一次,撂荒的4年还可以让野生动物得到食料。比现在一味搞开发,土地疲劳使用,年年赔付,生态状况处在恶**循环中要好得多。

  但是班老乡人大主席王志宏感叹:“人那么多,没田种怎么活?县里在帕浪开发了9000多亩咖啡地,有人说那影响了大象的食料来源。大象**抑匾;ざ铮司筒恢匾穑俊倍源耍晾苏菊境さ酥久饔辛硗獾乃**:“野象踩踏的稻田原本就是野象世世代代走的路。”谁该留在南滚河的土地上?

  据悉,不久前地区林业局已将补偿农民的价格提高:稻谷**1元,玉米0.8元;水牛一头600元,黄牛300元。但保护区工作人员对这些钱没有一点信心,他们说,1998年应该赔付的钱还没有着落呢。其实,问题还不仅在于钱多钱少,而是“人与动物的领地,究竟该如何分配”。

  禁猎是纸上谈兵

  南滚河自然保护区建立至今,**声始终响个不停,禁猎只是纸上谈兵。

  1984年,为庆祝沧源佤族自治县成立20周年,县里布置狩猎任务,最辉煌的战果就是在公**村附近猎到孟加拉雌虎一只,母虎腹中还有三只胎儿。此事被当时保护区领导李崇仁捅了上去,但到最后不了了之。捅上去的好结果是县委、县政府下发了通知,特别强调****职工一律再也不准进山打猎。

  保护区前主任李德富的经历令我们吃惊———当年,他和他的职工们向群众宣传保护野生动物,而县城领导和职工却扛着半自动步**下乡打猎,保护区的工作没**做了。李德富给临沧地委信访办公室写了信,信中直接提到**拿**打猎的县领导的名字。就在同一年,李德富被免了职。

  作为保护区重要保护对象的亚洲象,建区至今已因各种原因死了7头。其中有一头因撞倒横亘保护区的高压线,触电而死。然而至今这条高压线依然矗立,成为更多象的死亡陷阱。去年,云南省政府下令禁止使用****,出售动物**品。沧源县也于4月份收缴****,7月份又没收民间捕猎工具铁夹等400多副。至此,整个沧源严格禁猎。但有消息说,仍有相当数量的****藏匿在民间,保护站职工都说,最头疼的就是“****没有收干净”。

  南朗村要不要搬?

  囿于南滚河流域已有大量人口居住,1980年保护区划界时很多地段都擦着村寨边缘。这些村寨的采伐薪柴、烧地、狩猎等生产活动严重威胁着保护区的生态保护,于是保护区和沧源县政府考虑搬迁6个村寨,建立一段缓冲带。而涉及缓冲带中的南朗村,71户376人,没有一人愿意搬迁。

  从地图上看,南朗村深深嵌入保护区的“口袋”内。这个不通公路不通电的村庄,人均水稻面积4亩多,有人经营橡胶加工,有的开杂货店、录像厅,不错的收入是南朗村民不愿搬迁的主要原因。

  也有专家对搬迁南朗村提出不同意见。****环境基金会(GEF)的英国专家罗杰·考克斯考察后认为可以将南朗村划进缓冲区内,让人和自然协调融为一体。但李永杰等中国专家认为这不适合国情,“和谐共处”不切实际。

  站在高山上望去,保护区内郁郁葱葱,区外则林木稀疏,到处是开荒的痕迹,南朗一线更是沿着边界齐刷刷剃了光头。正如李永杰等人所说,目前的人类活动对大自然已经构成极强的负面影响。

  未来的南滚河嫁接传统

  南滚河自然保护区仅有7082公顷,面积太小,周边趋于无林地化,保护区越来越像一块隔离起来的绿色孤岛,物种基因也很难得到交流。特别是孟加拉虎和野象这样的顶级动物,需要有一个长长的食物与生态链,在这样狭小的地域几乎无**实现。李永杰计划划出7312公顷生物走廊带,连接到国有林———沧源窝坎大山和耿马大青山,扩建成山林连片的保护区,面积达到53433公顷,使野象和老虎真正得到有效保护。

  李永杰和他的同行最近正向“美国渔与野生动物保护署”申请经费做“南滚河流域中缅联合保护亚洲象可行**”课题,计划沿南滚河、萨尔温江开出一条“生存通道”,让亚洲象在这一区域继续生存下去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